您的位置:首页->文明播报  
宁乡打工女作家 五年三部长篇小说写传奇
  发表时间:2016-03-02   编辑:何佳玲   来源: 湖南文明网
 

  近日,宁乡县新华书店大门口人头攒动,热闹非凡,长沙市作协会员、宁乡老粮仓籍打工作家喻贵南长篇童话小说《萧汉与狗怪的传奇》新书发布会在此举行。市作协主席唐樱、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编审、国家一级作家金国政出席活动。 

  “给我来一本,麻烦帮我签上名。”“我要买两本,一本给儿子,一本送侄女。”活动现场气氛十分热闹,新书发布会还没开始,前来买书的市民就络绎不绝,喻贵南在现场免费为市民书写赠语和签名,全县各地文学艺术爱好者也纷纷前来捧场。大家都对喻贵南身为一名打工者,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五年创作出三个长篇小说而感动不已。 

  新书发布会开完了,而春节的假期也到了,喻贵南又将依依不舍地离开自己至爱的女儿,去广东打工。她多想留在家乡,在家乡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与至爱的女儿朝夕相处啊!可是,又怎么能一下子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呢?为了生计她不得不离开继续去广东打工。记者趁她还没有离开之际,驱车来到老粮仓镇竹溪村采访了她。 

  蜗居山沟写出长篇小说《姐妹初长成》 

  喻贵南身材高挑,一头披肩秀发随风飘拂,圆圆的脸蛋,长长的睫毛,那一笑就在嘴角露出的两个小酒窝,更让人觉得她和蔼可亲。 

 

 《萧汉与狗怪的传奇》、《闭着眼睛裸爱》两书图。 

  前年喻贵兰带着她最新出版的长篇小说《闭着眼睛裸爱》来了,厚厚的一本,49万多字。封面上显出一个俊俏的女孩,红绸蒙眼。喻贵兰告诉记者,《闭着眼睛裸爱》是她利用打工的空隙,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先在天下书盟签约连载,在获得了很高的点击率后,由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各大网上书店有售! 

  去年腊月,喻贵南从广东匆匆赶来,将她在打工的间隙书写的儿童长篇小说《萧汉与狗怪的传奇》一书带来,厚厚的一本书,散发出油墨清香。 

  两年间,就出版了两个长篇! 

  喻贵南家住在竹溪村一个小山沟一座土砖青瓦的农舍里,那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老屋。姐姐出嫁了,弟弟成家搬到镇上去住了。父亲过世多年了,母亲也住到姐姐县城家里去了。老屋常年没人住,墙壁上挂满了蜘蛛网,地脚被老鼠刨了好多洞。当年因写作而使用过的一张破旧的书桌上,落满了厚厚的一层尘土,掩没了昔日洁净清亮的容颜。 

  喻贵兰在她的回忆文章里这样写到: 

  “2010年,我长住在娘家——我土生土长的地方。在那里,我挖土,栽菜,施肥,喂猪,照顾年迈的奶奶。我像个男子汉,下意识地锤炼自己,时间一长,肩能挑百多斤,手能提七八十斤,身体也特别劲棒了。我之所以如此,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好好地写作。那时我一有空,就伏案写作。我母亲看不顺眼,她反对我这样做,于是就唠唠叨叨,我性子急,免不了要顶撞几句。 

  “那时,我穿的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老土陈旧的衣服,我不爱打扮,有时入了迷,连头发也来不及梳理,连衣服也来不及收拾,一副不修边幅的模样。在我身上,几乎寻找不到一丁点二十一世纪的新潮气息。而当时我的思想,似乎也难以与时代相融。“在娘家山清水秀、清清静静、没有喧嚣的地方,我生活了整整三年,我沉迷在书写的魔境里,像一个修行的尼姑,失去了天伦之乐,远离了世俗的繁华。年来月满,月满年来,与文字结为热恋情人,日日夜夜,情话绵绵,唧唧呢喃,如醉如痴,如坠梦里……

  “青春,在笔下悄悄地消逝。 

  “岁月,在眼角悄悄地雕刻。 

  “而文学之花,也在心中烂漫绽放,我在那里完成了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姐妹初长成》!” 

  思念女儿写出长篇小说《萧汉与狗怪的传奇》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喻贵兰刚出生不久,就随父亲从贵州转业回湖南老家,母亲于是给她取“贵州”的“贵”、“湖南”的“南”,合为“贵南”作名字。她的童年和少年时代,都在竹溪村的小山沟里度过。那时,她特爱看课外书,每每看到一本课外书,都如获至宝,捧读再三。尤其是作文中的好词好句,都会情不自禁地摘抄下来,汇集成册,并不时拿出来品读。由于广泛的阅读,她的写作水平有了相应的提高,老师常把她的作文当范文在班里朗诵。由此,她热爱上了文学。 

  跨出宁乡六中的校门后,她走上了社会,南下广东,开始了艰难的打工生涯。在打工之余,她自修了营销专业,忍痛割舍了心爱的文学,并将之前汇集成册的好词好句也丢了。好在她并没有丟弃爱看书、爱买书的好习惯,以文学、医学、奇经、八卦之类的书籍,连同音乐和象棋,一并作为闲时的消遣。 

  期间,她做过财会、仓管、班组之类的企业管理职务,但自从做营销,与网络结缘后,她随即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文学怀抱,在那里徜徉,并决心做一场如痴如醉不复醒的文学梦。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她开始在网上发表一些小诗和散文之类的文章,诸如《来生再不做你的女儿》、《小动物喝酒》、《如果需要,我愿……》等等。2008年,她开始在网上写《车前草兰子寓言及童话集》,陆续写了二十一个小故事,那些灵感都是来自女儿高艺和侄女喻佳宁、戴喻玲。 

  《萧汉与狗怪的传奇》这部儿童长篇小说,不仅题目“怪”,而且书写形式也“怪”。“狗怪”到底是什么样子?书中每一句话,都是七个字,而且还押了韵,像律诗,可内容又是充满小说的元素:语言、人物、故事情节,结构。怪怪的。但回眸间,又不见得怪了。在我们老粮仓镇双藕村,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搜集过一些山歌,基本上是一些小诗,但也碰到一个据说能唱三天三夜的“山歌”,题目叫《斑鸡子上树叫蝈蝈》,她到底有多长,我不知道,因为接受我采访的老头,不愿意多说,我记录了一些,还是送了一点礼品才得来的。《斑鸡子上树叫蝈蝈》,讲的是一只斑鸡子通过自己的蝈蝈声,赞美纯真的爱情,规劝世间男人不要“采摘路边的野花”的长篇故事,如:斑鸡子上树叫蝈蝈,叫哥莫听别人和(骗);自己的妻子长流水,别人的妻子瓦上霜,太阳一出影无踪……《萧汉与狗怪的传奇》,正是这样的一部作品,一部“山歌体”的长篇小说。 

  小说讲述的是一个顽劣少年萧汉因机遇懂得了狗语,与自家小狗一起冒险,度过重重困难,最终成为优秀卓越的少年的故事。 

  那么,喻贵兰为什么要写作这样的一部儿童小说呢? 

  原来,喻贵兰常年在广东打工,女儿由姐姐及年老的母亲在老家带养,由于路隔千里,加上一年到头,她与女儿相处的时光少之又少。在母女相隔的时光里,她的思念,用“十马车”也拉不完。为了“给全天下的留守儿童带去阳光与力量,让他们茁壮成长,活出自己的精彩人生”,也为了思念女儿,她用了一年的业余时间,精心构思,笔耕不辍,写出此书。既给女儿弥补了缺失的母爱,又给全天下的留守儿童奉献了一股正能量,一举两得。 

  可怜天下父母心,喻贵兰的母爱,既是一种大爱,也是一种内心的救赎。她通过自己的书写,表达了对女儿的愧疚、希望和期待,从而获得了内心的慰藉、安宁,也仿佛得到了女儿的谅解和宽容。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物产,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伤痕!(稿源:宁乡文明网 作者 魏枫 刘淑兰) 

  上一篇: 反家暴:长沙岳麓区法院签发湖南首份人身保护令
下一篇: 宁乡县信访局开展弘扬文明新风活动
 
  相关阅读:
 
 
文明播报  
图片新闻  

湖南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联系电话:0731-82217063 传真:0731-82217063  投稿邮箱:wenminghun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