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湖南好人  
范江涛、谢如祥:海拔8450米 两位勇士放弃登顶珠峰 绝地营救遇险山友
  发表时间:2023-09-12   编辑:刘仁军   来源: 湖南省文明办
 


范江涛(左)、谢如祥(右)在完成接力救援后合影。
  范江涛,湖南省登山运动协会副主席;谢如祥,湖南省登山队队员。
  2023年5月19日凌晨,珠穆朗玛峰南坡。看着缓步下撤、对珠峰依依不舍的湖南省登山队队员谢如祥,领队范江涛举起手机发问。
  这段对话前的4个小时内,范江涛、谢如祥在海拔超过8000米的区域接力救援,帮助一名中国登山者脱险。因救援消耗大量物资、体能,他们不得不放弃登顶。
  湖南省登山队今年首次成建制攀登珠峰。窗口期内,队员分两组从海拔7950米的C4营地出发冲顶。5月17日,队长廖武军带领一组人马率先启程。18日下午,包括范江涛、谢如祥在内的4人陆续出发。
  “那天晚上没有风,月朗星稀,是完美的冲顶天气。”39岁的范江涛说,当天他状态极佳,前500米路程进展顺利。
  20时20分许,范江涛的手表显示海拔已到8450米。这时,他前方出现一名蜷缩在路旁的登山者,身边没有夏尔巴向导。看到熟悉的国产品牌衣服和登山靴,范江涛判断此人可能是中国人。
  走近查看,范江涛发现这名女子携带的氧气已耗尽,脸部覆盖薄冰,右手裸露发黑,且整个人意识模糊。通过胸前姓名牌和简单对话,范江涛得知这名刘姓女子是湖南人,在登顶后下撤途中遇险。
  海拔8000米以上堪称“生命禁区”,登山者缺氧、昏睡在路旁极有可能危及生命,急需帮助。然而,多名资深登山爱好者告诉记者,受自然条件、身体机能等限制,登山者在这个海拔高度可以“坦然从遇险者身边走过”,不会有人苛责。
  范江涛告诉记者,自己投入大量时间艰苦训练,花费了数十万元,在最后时刻放弃确有不甘。
  “但我总不能看着她死在那吧?”范江涛哭着决定放弃登顶冒险救人。
  在刘某身边,范江涛对她施以高山急救措施,并提供氧气、巧克力、饮用水、手套等物资。
  21时许,刘某状态有所好转,范江涛与夏尔巴向导拉克帕在两侧架着她往下挪步。范江涛拍摄的视频显示,刘某途中一度坐在地上说:“我真的只想睡觉,没别的。”
  “这里大概海拔8200米,你如果在这里不走的话,你是活不下去的。”范江涛警告她。
  范江涛介绍,22时许,刘某还是倒在了路边,无法自主移动。“当时我们已经没办法移动她了,没办法再救了。”他说。
  现场视频显示,刘某当时已很难讲出完整的词语,一次次用微弱的“嗯”回应范江涛。
  “如果(下不了山),我说如果,有什么话要对家里人讲的没有?”范江涛将镜头对准躺在地上的刘某,做最坏的准备。在得到“没有”的回应后,范江涛出发寻找救援力量。
  下撤30米左右,范江涛遇见当天较晚出发的谢如祥。他哭着向后者讲述了刘某的险状,“可能还剩几口气”。
  谢如祥立即上前查看刘某呼吸状况,并喂她喝了一杯水。“还能喝水,应该还没到临界状态,尽快转移下去还有救。”他判断。
  作为北京大学山鹰社的创始队员,54岁的谢如祥登山经验丰富,1991年就曾在慕士塔格峰救援过外籍登山者。
  在同胞遇险的时刻,他没有犹豫,迅速接力救援。
  谢如祥的夏尔巴向导边巴身强体壮。为了更好“调动他的潜能”,谢如祥开出巨额赏金。“不管是死是活,都要把她带到C4营地。”他对边巴说。
  边巴迅速背起刘某,追上范江涛和拉克帕。在他们的协力护送下,刘某于19日0时15分许到达C4营地。目前,刘某已安全回国。
  回顾这次接力救援,谢如祥认为,在北大山鹰社的历练,教会他珍视队友、尊重生命、理性决策,“年轻时受的教育、学的知识已扎根在脑子里”。同为北大校友的范江涛表示,燕园经历让他遭遇险阻时更加理性。
  谈及未来,范江涛表示不会放弃登顶珠峰的梦想,未来可能尝试从北坡登顶。谢如祥则第一时间在朋友圈宣布:“离开珠峰了,只到了8300多米海拔,不准备再来了。”他在回到长沙后对记者说,还是要“看缘分”,不排除再攀珠峰。
  “当年在山鹰社跟着国家队,老登山家就教导我们,放弃冲顶有时比冲顶更重要,永远要有放弃的思想准备。”谢如祥说,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为了救人放弃自己已经不多的冲顶机会,他无怨无悔。  

  上一篇:
下一篇: 马昌杰:益阳护电人“随喊随到” 奔走在群众安全用电服务路上
 
  相关阅读:
 
 
文明播报  
图片新闻  

湖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联系电话:0731-82217063 传真:0731-82217063  投稿邮箱:wenminghunan@163.com

湘B1.B2-20070067-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