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湖南好人  
衡阳“林二代”扎根大山37年 用行动守护绿水青山
  发表时间:2019-08-05   编辑:刘仁军   来源: 衡阳市文明办
 

  李小平,男,湖南衡山县人。工作近37年,他始终奋斗在护林防火第一线,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默默耕耘,用无声的行动诠释了一个基层护林员的责任。

  1983年,李小平成为南岳林场福昌寺工区一名普通的护林员,这一干就是近37个年头。寒来暑往春去秋来,他靠着“解放鞋、手电筒、柴刀”这“三件宝”,走累了,就在林中土沟里打个盹、睡一觉;饿了就吃冷饭、摘野果子充饥;渴了,喝几口山泉水,一双坚实脚板义无反顾地丈量着南岳的每一寸山林,他穿破的解放鞋不知道多少双,走过的路自己记不清,有时候走着走着就踩到了蛇身上,倒把自己吓一跳。李小平不厌其烦蹲守查探,挺身而出截下盗伐树木的不法分子,从不讲情面。面对诽谤、威胁和报复,他始终不为所动,维护国家利益,他丝毫不让半步。山中岁月清苦,护林点海拔高,空气潮湿,栉风沐雨,风湿病成了职业病。由于工作性质特殊,特别每到防火戒严期或节假日,他少有时间照顾家庭,他的父母年岁大了,却无法在身边尽孝,逢年过节,心酸却也无悔。37年来,他用无声的行动诠释了一名基层护林员的责任,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价值追求和事业忠诚。

  37年的坚守,他用脚步丈量南岳的每一寸山林

  1983年,21岁的李小平接过了父亲的接力棒,成为福昌寺工区一名普通的护林员,这一干到现在已近37个年头。南岳林场的山林范围基本覆盖了整个南岳山,从山脚下到山上要走几十公里,从这个护林点到那个护林点又要走几十公里,绝大多数的护林点位于最偏远的高寒山区,周围数里都没有人居住。每天巡山十几公里,钻山林、睡工棚,成了他的家常便饭。走累了,就在林中土沟里打个盹、睡一觉;饿了就吃冷饭、摘野果子充饥;渴了,喝几口山泉水。他就这么坚持下来了。1995年他被调到八工区从事护林工作,2000年他又调到六工区从事护林工作,2011年调到四工区任工区主任,转战了南岳的粟山、太阳山、笔架峰、水濂洞、广济寺、西岭等十多个护林点。长期的护林经历,让他青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他说:“护林实际上很单调,就是走路,修修防火林道,看看有没有火情隐患,有没有病虫害,有没有人偷砍树木。”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他靠自己的一双坚实脚板义无反顾地丈量着南岳的每一寸山林,37年里,他硬是把林场的每个工区、每个山头走了个遍,到底走了多少路程,他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多年的巡山护林经历,他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南岳这方毓秀山水,林区的每条小径,每道沟坎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如果哪天不去走走,反倒心里难受,好象失去了什么东西一样。

  前辈传下的“三件宝”,成为他护林生涯享之不尽的财富,在长期巡山护林工作中,让李小平印象最深的,是老一辈护林员留下来的三样东西——解放鞋、手电筒和柴刀。这三样东西被他称为护林“三件宝”。

  护林人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野兽走的路就是护林人走的路”。但有些地方连野兽都上不去,护林人却必须要走到。这个时候,解放鞋就派上了用场。对此,李小平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解放鞋轻巧耐磨,又便宜实惠,皮鞋、运动鞋虽然穿起来舒适又好看,但巡山护林是粗活,没什么鞋子比解放鞋更实用的了。一年下来,穿过的解放鞋堆在一起有一大竹篓。

  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巡山护林,什么样的情况都有可能碰到。野兽、毒蛇、毒虫、下雨引发的塌方,随时威胁着护林员。每次出去,他都在身上涂上风油精、清凉油,或者带些草药,可以避免蚊虫叮咬。山里天黑的早,巡山晚了回去的时候看不见路,只能打着手电筒回去。有时候走着走着脚就踩到了蛇身上,吓出一声冷汗。多少个夜里,李小平就这样一个人在山林里穿行,借着微弱的电筒光一步步走回家。为了壮胆,他大声唱歌,用柴刀、木棍开路,故意制造些动静,来防止毒蛇野兽攻击。

  在深山林区,常常有不法分子打着打猎、采药的幌子,伺机盗伐树木。2008年12月份的一天傍晚,李小平正在吃晚饭,突然接到群众举报,有三个陌生人带着锯、刀进入了五岳殿护林点的小坳沟,他立即丢下饭碗,披了件薄棉衣就奔了出去,经过大半个晚上的蹲守和查探,终于在第二天凌晨把来人截住,而他却患上重感冒。有的人被抓了现行,递烟,送点东西,托人说情,全被他挡了回去,别人骂他是“木脑壳”不开窍,国家的树又不是你家的树,你管得这么严,得罪了很多人,何必呢。他义正词严地说:“要是大家都来偷树,揩国家的油,那国家靠什么来发展,满山的树桩怎么向子孙后代交待,南岳的风景还会秀丽吗?”有人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找岔子闹事,诽谤他,威胁他,报复他。李小平始终不为所动,“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不怕,怕的话,当初就不干这行了”。对于国家利益,他丝毫不肯让半步。

  山水无言人有爱,大山深处写忠诚

  护林点海拔高,空气潮湿,能见到太阳的日子很少。大白天,屋子里都是昏暗的,被子经常潮乎乎的,隔一天就要用火烤一次。栉风沐雨,风湿病成了职业病。一变天,腰腿就疼,疼起来的时候连端盆洗脸水的劲都用不上,唯一缓解的办法是贴膏药,一年下来,膏药都要贴掉几十张。

  李小平刚到林场护林的时候,护林点没有电,没有房,没有公路。一到晚上,茫茫大山里静得可怕,到处黑漆漆的,只能靠蜡烛照明,有时蜡烛用完了,就只能点火把,常常被烟薰得睁不开眼睛。住的地方是用楠竹、茅草搭建的简易工棚,到了下雨天到处漏水,冬天里四处有冷风渗进来,整晚睡不上个好觉。一年四季巡山只能步行,生活用品要从山脚的镇子上肩挑手提上山,来回得花上一整天。大多数时候就是用辣椒酱和腌菜咽饭,只有5到10月份这几个月里自己可以种点青菜调剂一下口味。

  巡山护林工作苦点,累点,对李小平来说,这都算不了什么,最难以忍受的是寂寞。“天作棚,地作床,与花草树木为邻,与飞禽走兽为伴”,莽莽林海中,他一个人每天自导自演着枯燥、单调的护林生活。他说自己有时像个“野人”,每天看到的除了树还是树,听到的只有风声、雨声,还有山林中的鸟叫声,单一的生活有时憋的让人透不过气来,实在闷的慌,就冲着山谷里吼几嗓子。他开玩笑说这是解除寂寞的一种方式,叫做“喊山”,这个习惯从他开始护林的时候就有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想想家人,想想孩子。由于工作性质的特殊性,他很少有时间照顾家庭,特别是每到防火戒严期或节假日,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家。“父母年岁大了,自己无法在身边尽孝心,逢年过节,心里特别酸。别人都是全家团圆,自己却只能孤零零的呆在山里”。说到这些,李小平有些黯然神伤。

  近37年,李小平用自己平凡的工作诠释了一名林业工人的价值追求和事业忠诚,先后荣获南岳区森林防火先进个人、湖南省公益林保护建设优秀护林员、湖南省南岳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系统“优秀共产党员”、衡阳市五一劳动奖章、衡阳市先进工作者等称号。

  上一篇:
下一篇: 张家界好警察为人民5次出手夺刀 4次推迟婚期
 
  相关阅读:
 
 
文明播报  
图片新闻  

湖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联系电话:0731-82217063 传真:0731-82217063  投稿邮箱:wenminghunan@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