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好学能文

让传统艺术绽放时代风采

 文章来源:湖南宣传 编辑:刘仁军 时间:2023-09-05

  2023年8月3日晚,西班牙索蒙塔诺剧院座无虚席,台下观众掌声欢呼声经久不息,台上演员一次又一次返场谢幕,现场气氛非常热烈。这是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原创杂技剧《梦之旅》全球巡演第665场,也是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时隔三年再次到访西班牙这个历史悠久、文化多元的国家,此次《梦之旅》剧组将在西班牙进行为期180天,覆盖约50个城市,近150场演出,预计将有近20万当地民众和世界各国游客通过观演,走近中国优秀传统艺术。

  杂技艺术有着三千六百多年的历史,它之所以生生不息、代代相传,与它的开放包容,注重创新,有着密切的关系。四十年前,我与杂技结缘,成为一名湖南杂技人,从演员、老师、编导一路走到院团管理者,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杂技艺术的飞速发展,也经历了体制改革和时代变迁带来的发展瓶颈和阵痛。我和众多湖南杂技人并肩作战,将创新作为艺术生命力,在改革的大潮中乘风破浪,勇毅前行。

  根据国有文艺院团“以创作为核心任务,以演出为中心环节”的主导思想,我们将创作和演出视为立团之本。随着社会进步,人们审美需求不断提升,我们的杂技艺术该如何跟上时代步伐?这是我们杂技人始终不渝的探索目标。

  杂技剧是21世纪诞生的杂技艺术新形式,但湖南起步较晚。2015年,主创团队反复商议,决定打造湖南首部原创杂技剧《梦之旅》,当时目光对准的就是国际市场,我们希望发挥杂技艺术肢体语言沟通便利、备受海外观众喜爱的优势,将中国的戏曲、民族音乐、水墨画等元素与杂技艺术融为一体,讲述唯美的爱情神话故事。然而,理想是美好的,过程是曲折的。由于是第一次创排杂技剧,团里所有演职人员都感觉很陌生,面对导演严苛的要求无所适从,对于“魔鬼式”的排练强度,几乎所有演员都产生了抵触情绪。作为导演与演员之间的桥梁纽带,我一边跟主创团队反复沟通确保艺术创作方向一致,一边想办法让编导团队了解杂技艺术创作规律,同时还要不断地给演职人员树立起信心。尽管那段时间我每一天都想放弃,但每一天又都坚持下来了。

  直到这部剧在湖南大剧院成功首演,我在观众的呐喊声中流下了激动的泪水,那一刻才深刻体会到,作为舞台艺术工作者,幕后多少艰辛都不重要,只要观众喜爱,那就值了!《梦之旅》一经推出,就备受各界好评,随后在美国、加拿大、芬兰、西班牙等国家巡演了600多场,目前每天都在刷新场次和受众数据,创近年来国内原创舞台剧海外巡演量新高,所到之处无不刮起一阵“中国杂技之风”。这部剧还入选了2015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并荣获第二届湖南文学艺术奖。

  杂技艺术是最具包容、最有创新活力的艺术之一,我们行业内有句俗语“杂技是个筐,啥都可以装”。经历过第一部杂技剧的创作,我深刻感受到创新为艺术带来的勃勃生机,同时也在思考,我们还可以用怎样的方式讲好中国故事。在世界各地演出时,我们经常会遇到对中国很陌生,对中国人很好奇的当地人,他们似乎不愿相信中国的年轻人已经“跟时代接轨”,让我啼笑皆非的同时,责任感和使命感也油然而生。

  于是,2018年,一部借鉴了音乐剧、舞剧等艺术形式,讲述杂技少年成长励志故事的跨界融合舞台剧《加油吧,少年!》脱颖而出。从单纯的肢体表演到开口说话,从纯粹对“技”的展示,转换为对“艺”的提升,深情的歌唱、高燃的舞蹈与惊险的杂技融为一体,让整个剧目动感和感动同时迸发。2019年,这部剧作为国务院新闻办与湖南省政府新闻办联合主办的“文化中国”大型对外文化交流活动的唯一展演剧目,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和芬兰图尔库演出,我看到当地观众对着台上年轻演员竖起大拇指、投送敬佩的目光时,内心充满自豪和自信,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向世界展现了心怀理想、朝气蓬勃、坚强勇敢的中国青年形象。这部剧再次入围了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并获得湖南省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新杂技”是我们关注多年的一种杂技表演形式,在欧洲称之为“新马戏”。首先是对它“因极简风格而产生的降本增效作用”产生兴趣,再是被它具有“当代艺术理念与年轻人共鸣共振”的特点所吸引。我发现,随着文化消费群体逐渐从大众市场转为更加精准、细分的小众市场,追求个性化的年轻群体便成了新杂技的忠实受众,而我们当下普遍面临的困境就是年轻受众不多。因此,我萌生了一个想法——借鉴欧洲新马戏,发展本土化的中国“新杂技”。让舞台瘦身,让杂技更时尚,让中国传统艺术与世界现当代艺术产生更多交集。


  2020年,我们开始着手创作新杂技剧场《青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这部剧的创作过程更是艰难曲折。“新杂技”在中国还只是个概念,它具体应该是什么样子,没有定义,更谈不上参照标准,我们只能一点点摸索,一步步尝试。所谓“不破不立”,想要让杂技的艺术呈现有颠覆性突破,就要先打破一些固有的思维。这部创作周期最长的剧在前三个月,我们的精力全在“破”字上,演员们需要跳出多年的习惯,通过解构、重组,再编创;在后三个月,开始找“立”点,通过现代舞、影像技术结合道具和技巧的创新,寻找杂技艺术“新的生命”。9个月的艰难创排后迎来首次试演,却没有出现一边倒的欢呼喝彩。观众反应是两个极端,一部分非常喜欢,一部分心存质疑。对这个结果,我们早有心理准备,既然决定走创新之路,就要勇于接受各种挑战。我们又用了一年半的时间,一边在全省、全国巡演,一边收集观众反馈,不断修改打磨,不断完善剧目,终于与广大观众形成了强烈的情绪共振和情感共鸣,吸引了众多粉丝,引发杂技艺术的“破圈”效应,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技家协会主席边发吉评价这部剧“给全国杂技界开辟了一条新的创作之路”。

  2023年5月,新杂技剧场《青春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受中国杂技家协会之邀晋京展演,并指定为外交部主办的2023驻华使团专场演出。剧目还荣获了湖南省第十五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特别奖。“新杂技”的概念逐渐走进大众视野,为杂技艺术的多元化发展提供全新的理论和实践视角,贡献更多湖南智慧和力量。前进路上,我们探索创新创作的方向也更加坚定。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化传承发展座谈会上强调:“对历史最好的继承,就是创造新的历史;对人类文明最大的礼敬,就是创造人类文明新形态。”作为新时代的湖南文艺工作者,我们应以守正创新的正气和锐气,“以古人之规矩,开自己之生面”,古为今用、推陈出新。我将继续与湖南杂技团队一起在创新发展的道路上勇毅前行,讲好中国故事,向世界展现可信、可爱、可敬的中国形象。

  (作者:赵双午 系湖南省杂技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党总支书记、董事长;选自《湖南宣传》2023年第8期) 

湖南省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 主办
联系电话:0731-82217063 传真:0731-82217063 投稿邮箱:wenminghunan@163.com 湘B1.B2-20070067-103